第一日(3) 活下去

作者:天瑞說符 | 發布時間:2019-06-20 02:50 |字數:2763

    如何判斷地球是否真的消失了,對于這個問題,唐躍咨詢過老貓。

    老貓是昆侖站的常駐機器人,在這里工作了好幾個年頭,經驗豐富,屬于多次考察任務指令長那種級別的資深宇航員,不是唐躍這種菜鳥能比的。

    火星上能比老貓資歷還老的,那就只剩下幾十年前登陸的好奇號,機遇號這些功勛探測器了。

    老貓的意見是聯絡,加觀測。

    很顯然,這是廢話。

    火星表面的科考站與地球聯絡依靠信號中繼衛星,三顆中繼衛星運行在離地一萬七千公里的同步軌道上,基本上覆蓋了火星全球。

    中繼衛星上攜帶的全向UHF天線能實現每秒200KB的傳輸速率,如果使用指向性的高增益天線,那么數據傳輸速率可以提高到每秒2M。

    這三顆衛星是相當靠譜的,過去的十幾年中從未出現過掉線的情況,頂著太陽風暴都能保持聯絡暢通。

    唐躍已經使用了一切可用的手段來聯絡地球,地球與火星之間的距離最近時0.5個天文單位,大概是4個光分。

    也就是說電磁波以光速跑完全程需要四分鐘,那么通信延遲就是八分鐘。

    最遠的時候2.6個天文單位,大概是20光分,也就是說通信延遲是四十分鐘。

    即使地球與火星位于太陽系的兩端,中間隔著一個太陽,唐躍在昆侖站上呼叫酒泉中心,四十分鐘后他也可以收到回答。

    但今天唐躍已經等了一天了,酒泉中心都沒有回應。

    另外一個方法就是觀測。

    老貓調用了火星聯合空間站上所有的望遠鏡,從遠紅外到可見光,在各個波段上進行觀測,最終確認在任何一個波段上地球都已經不可見了,原本地球所在的區域只剩下一片空蕩蕩的真空。

    無法觀測,無法聯系,無法施加干涉。

    這在物理上就可以判定為不存在了。

    “我說麥冬小姐,你為什么還在空間站上?”唐躍問,“莫非你是要留下來等我,一起負責護送獵戶座上的東西回去?”

    這也是為什么唐躍在得知還有人在時會意外驚喜,按照原定計劃,他是最后一個離開火星的人。

    火星與地球之間目前一共有兩艘飛船,獵戶座一號與二號,兩艘飛船均無進入大氣層的能力,只是火星聯合空間站與地球ISS之間的擺渡車。

    同批的宇航員們已經先一步乘坐獵戶座一號飛船返回地球了,麥冬本該在兩天之前就跟著隊伍走了。

    但不知為什么,這姑娘居然還在空間站上。

    “因為……因為一號飛船上的物資突然出了一點問題,不夠支撐全員的返程,指令長跟地面溝通之后,就決定讓我留下來等幾天。”女孩回答,“等唐躍先生完成了工作,我們再坐獵戶座二號飛船一起回去。”

    “你們臨時變更了計劃?”

    麥冬點點頭。

    “那我為什么不知道?”唐躍瞪眼,“沒人通知過我啊。”

    “通知……通知已經發過去了啊。”女孩說。

    唐躍一怔,打開電腦中的郵箱,上下一掃,果然在密密麻麻的工作郵件當中找到了一封沒有打開過的。

    唐躍點開,隨便掃了一眼,氣得想罵人。

    媽的,酒泉中心的人真是一幫話癆,有事發郵件沒事也發郵件,早飯吃了沒吃了啥吃了多長時間也得專門問候一下,導致郵箱每天都爆滿。

    這么重要的事,那幫人就不能發個視頻文件么?

    “那你這兩天在干什么?”唐躍接著問。

    “我……我一直在睡覺……”女孩低聲說,“我本來正要和你聯絡的。”

    唐躍默默地扶額。

    “因為我留下來是臨時決定的,為了降低空間站的能源功耗,我就關掉了大部分艙室的功能,鉆進睡袋里睡覺,但是空間站的電腦前不久忽然聯系不上地面了,就報警把我叫醒了。”麥冬解釋,“然后……然后我就發現地球不見了。”

    “唐躍先生,地球是真的不見了嗎?”女孩小心翼翼地問。

    唐躍沉默了幾秒鐘,心里想著該怎么組織語言,來給這個二十多歲的年輕姑娘揭示這個恐怖的事實。

    “根據我和老貓的觀測,地球確實消失了。”

    唐躍最終還是選擇用直白的話來回答,那么大一個星球消失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問題,紙包不住火,更包不住地球。

    麥冬默默地點點頭。

    這姑娘鎮定得有些超乎唐躍的意料。

    她不哭也不鬧,只是眸子里的光芒忽然就黯淡了下去,像是蠟燭熄滅,失去了所有的活力。

    唐躍看得有點心疼,麥冬是科考團隊里最年輕的姑娘,碩士畢業才沒多久,就作為隨船的植物學家到昆侖站,進行火星土壤與植被適應性的研究。

    到火星上來是個苦差事,一切都才剛剛起步。

    這鳥不拉屎的荒蕪星球上除了一座小小的聯合空間站與一座更小的昆侖站之外什么都沒有,唐躍發個郵件都有幾十分鐘的延遲,百分之九十的時間都在幾十平米的封閉空間里活動,一來一回至少要兩年的時間。

    沒點對科研奉獻青春的無私精神,一般年輕人還真不愿意到這里來。

    如今地球莫名其妙地消失了,唐躍老屌絲光棍一條,混吃等死的社畜,自然死不足惜,但這姑娘還有大好的人生,也跟著這么蒸發了。

    古人總說世事無常。

    唐躍想想這句話真對,縱然你是美國總統世界首富又如何啊,在這個龐大又縹緲的宇宙里,還不是一粒浮塵?

    說沒就沒了。

    連地球都沒了。

    你現在把一萬塊錢丟在我的面前,老子都懶得彎腰去撿。

    唐躍忽然對自己產生的這種想法感到吃驚。

    自從知道地球消失之后,他的思想境界就上升了一個層次,心境通透大腦空白,達到了古人畢生追求的天人合一,可以說是愛誰誰愛咋滴咋滴死豬不怕開水燙,也可以說是看淡了生死看破了紅塵看穿了俗世。

    這大概就是佛教禪宗所說的頓悟。

    唐躍覺得自己這是快要成佛了。

    “成個屁!”老貓拍了他一巴掌,“還不趕緊檢查一下剩余物資,然后想想接下來怎么辦!”

    “怎么辦?涼拌。”

    “你還想不想活下去了?”老貓一把揪住唐躍的衣領,一手指向艙外,“你要是想死,那就打開艙門跳出去。”

    唐躍慢慢地坐下來,抬頭看了一眼老貓,又看了一眼屏幕上的麥冬。

    一個男人,一個女孩,外加一臺機器人,這就是地球文明的所有遺物了,麥冬現在六神無主,唐躍必須成為主心骨。

    “唐躍先生,我們接下來該干什么?”麥冬問。

    唐躍沉默了幾秒鐘。

    “還能干什么?先活下去啊。”
微信關注:xxxxxx掃描二維碼關注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可以使用鍵盤快捷翻頁,上一張(←),下一章(→)

相關推薦:死在火星上無彈窗廣告,死在火星上txt下載,死在火星上

每期精准一尾中特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