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沒有后悔藥

作者:雁九 | 發布時間:2019-06-23 10:01 |字數:4047

    婚姻是結兩姓之好,霍五既的有心給馬寨主在史家女中找人,就沒有不知會史家一聲的道理。

    至于先找個中人中間傳話之類的,沒有那么必要。

    這一日,史老爺就接了太尉府傳信,前來太尉府。

    他心中很是忐忑,不知為什么被傳召過來。

    他雖算是地方士紳,可平時能被傳喚的也是知縣衙門、知府衙門,還到不了太尉府這個等級。

    是兒子在那個軍校里犯錯了?

    以兒子謹慎的性格,不應該啊?

    史老爺本就是謹慎的性格,這次越發加了小心。

    霍五有心抬舉史家,沒有托大,直接讓人帶了偏廳相見,說了要在史家女中為馬寨主尋個繼室人選的話:“我那兄弟家大業大,缺個當家理事的賢婦……我與史今兄弟相熟,知曉史家門風清正,欲在史家門內為我兄弟聘婦,還請史老爺費心一二,尋個合適人選……”

    史老爺心神俱震,再沒有想到會有這樣好事落到自家頭上。

    甄家上躥下跳,弄出個“宜男之相”寡妹;賈家之前為了繼室女也沒少折騰,都想要攀附滁州軍,卻是找不到門路。

    史家這里,卻是霍五親自說親,說的還是滁州軍的第三把手馬總管。

    雖說霍五話里話外也提出要求,要能“當家理事”還要是“賢婦”。

    “賢”這一條不怕,士紳小姐哪個不是“三從四德”教養大的。

    至于“當家理事”這一條就要內柔內剛,能擔當了事的女子了。

    尋常十五、六歲的女孩兒,即便出嫁為人婦,也得跟著婆婆學幾年。

    可馬總管那邊不同,是娶繼室,上面沒有長輩,下邊還有個已經招婿的元嫡之女。

    史老爺心中轉了一圈,面上難掩興奮,鄭重道:“都是太尉大人抬舉,小老兒定不負太尉大人所托……”

    霍五點點頭,端茶送客。

    史家就是這點好,當家人謹慎知趣。

    按照史老爺的性子,提供出來的人選不能說十全十美,也是差不多的。

    馬寨主的親事霍五親自過問,對杜老八那邊就沒有厚此薄彼的道理。

    史老爺出了太尉府沒一會兒,郭老爺就被請了過來,說的還是親事。

    郭老爺倒沒有意外,因為之前霍五已經與他通了氣。

    “雖說婚姻大事,素來講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也不好盲婚啞嫁,找個時間,安排兩人相看吧。”霍五道。

    杜老八而立之年,可在男女之事上還不大開竅,霍五不怕他挑剔郭氏女,而是怕郭氏女嫌棄杜老八體格肥碩。

    郭家雖是商戶,可發家的走,且是御廚人家,兒女也都是嬌養長大。

    又是碧玉年華的女子,想要找個年輕英俊的小郎君也不是過錯。

    郭老爺道:“要不就十五,雞鳴寺?”

    霍五沒有意見,只提醒道:“還是兩廂情愿為好,若有變動,郭老爺也不必勉強。”

    郭老爺正色道:“太尉大人放心。”

    他心中也是警醒,真要是侄女不樂意,這親事還真是勉強不得。

    否則那是結親,還是結仇?

    搞不好反而會拖累到自己兒孫身上。

    不說史家那邊如此仔細尋人選,臘月十五雞鳴寺這里的相看,結果倒是雙方滿意。

    杜老八的肥碩,算不得什么毛病。

    他雖年歲略大些,三十出頭,可他之前一直未娶,這次是娶發妻。

    這樣身份,郭家已經是高攀了。

    郭家小姐雖治的一手好廚藝,可相貌有幾分隨父祖。

    廚子嗎?

    多是五大三粗,鮮少有清秀的。

    郭家小姐的相貌就是尋常,又是之前死了未婚夫的,想要說妥當的親事也是不容易。

    到了杜老八這里,并不挑人美丑,反而拉著郭小姐說起各色美食,直說的口齒生津,兩人吃了一大桌的素齋,還是意猶未盡。

    陪著杜老八過來的是馬寨主,陪著侄女過來的是郭老爺。

    兩人啼笑皆非,卻也明白這門親事妥當了。

    “小寶那里,有好些美食方子,回頭我討了給你。”

    杜老八瞧著郭氏,儼然是是志趣相投的好吃友。

    郭氏也看出杜老八性子爛漫,待人實誠,點頭道:“到時候奴家做了再請小寶爺品嘗,點評一二。”

    杜老八笑道:“還有六哥、七哥,林瑾、駒子他們也都讓他們嘗嘗……”

    “嗯,嗯,都聽八爺的。”

    郭氏點頭道。

    杜老八眉開眼笑,只覺得完成一件大任務,望向馬寨主的神色就帶了幾分得意。

    馬寨主卻是心有所動,想起一事,對郭老爺道:“我這兄弟雖一直沒有娶妻,卻有一義子,視若骨肉,不是旁人,就是林長吏的孫子林瑾。”

    郭老爺道:“六爺放心,在下知曉此事,跟侄女提過……”

    女子在家從父,出嫁從夫,郭氏隨著杜老八就是。

    即便不能將林瑾視為骨肉,大面上也錯不了。

    ……

    等到臘月二十,霍寶第二次旬休,杜老八已經與郭氏換了庚帖。

    之所以沒有訂下婚期,還是再等馬寨主那邊的緣故。

    雖說一個是續弦,一個是娶元嫡,實不礙什么,可杜老八顧念馬寨主十多年的照顧,在娶親上卻是堅持“長幼有序”。

    “太倉促了!”

    霍寶很是意外:“八叔這邊還罷了,六叔那邊怎么想起續娶了?與駒子姐吵架了?”

    馬寨主雖不像霍五這樣是個“兒吹”,可待閨女的心絲毫不亞于霍五待霍寶,否則也不會鰥夫十幾年不續娶。

    霍五皺眉道:“駒子心歪了……”

    人心都是肉長的。

    霍五說視馬駒子為女,就跟親骨肉無異;霍寶這個弟弟對她,也是恭敬親近,絲毫沒有半分懈怠。

    馬駒子卻提議讓霍五聯姻續娶,置霍寶與何地?

    到時候新夫人有強硬外家,再生個一兒半女,哪里還能容下霍寶?

    到時候不是夫妻反目,就是父子成仇。

    馬駒子又不是傻子,想不到這些。

    可是,她依舊說了。

    要是她真的視霍五父子為骨肉親人,怎么會如此算計?

    馬寨主的續娶與其說是懲罰閨女,也可以說是對霍五的交代。

    霍五礙著馬寨主,不會對馬駒子做什么,可也是心冷了。

    “以后面上過得去就行了……等你六叔有了其他兒女,你們再好好親近。”霍五囑咐兒子道。

    霍寶心中有些憋悶:“那老虎那邊……”

    真要說起來霍寶與霍虎相處的時間并不多,感情與不如與霍豹的感情深,可要是馬駒子一直不走正路,霍虎與她榮辱與共,也落不下好。

    霍五道:“老虎心直,倒是也省了不少煩惱……等你六叔續娶了,馬駒子會攏著老虎的,不用替他操心……”

    霍寶苦笑道:“早在駒子姐與老虎成親前,豹子就點過駒子姐……之前瞧著也好了,沒想到還是走到這一步……六叔怕是傷心了……”

    霍五點頭道:“是啊,你心中明白這個,日后多孝敬你六叔幾分,也讓他心里踏實……”

    霍寶自是點頭應了。

    ……

    史家,史老爺父子也說起此事。

    “甄家那邊要是知曉,怕要羞惱了。”

    史今皺眉道。

    他不用顧忌甄家,卻是顧忌賈演兄弟。

    史老爺性子謹慎,即便開始在堂親族人中找合適人選,也沒有大張旗鼓,因此要與馬寨主結親之事還不為外人所知。

    “甄家不怕,倒是賈家那邊,回頭你與賈演兄弟好好說說,莫要生了嫌隙。”史老爺道。

    史家在滁州軍根基淺薄,與賈家兄弟相互扶持要比單打獨斗的強。

    史今點頭道:“我曉得,明兒我就尋賈二說一聲……之前都是他們家老爺折騰,他們兄弟視繼母為仇人,怎么會樂意看著繼妹高嫁……”

    “此一時彼一時,還是穩妥為好。”

    史老爺道。

    之前賈家是賈老爺當家,真要讓繼母那一支起來,對賈演兄弟是壓制。

    如今賈老爺卒中,賈演兄弟當家,誰曉得有什么打算。

    又提及人選。

    “眼下瞧著就你五叔家的淑敏算是合適。”

    史老爺不無遺憾的道。

    論起來史五老爺也是他一母同胞的親兄弟,可打小過繼出去,親兄弟成了堂兄弟,并不是一起長大,與史二老爺相比到底遠了不少。

    可史二老爺只有一個嫡女,是史今這一輩的大小姐,已經有婚約,就是滁州吳家的吳墨。

    雖說兩家親事有些波折,可親事沒斷,只等出了史二老爺的孝再嫁娶。

    二房還有女孩兒,卻是庶出,教養有限,史老爺知曉輕重。

    史今安慰道:“總比旁人家的強,且五叔是富貴散人的性子,倒是比別的房頭前。”

    史老爺點頭道:“我也是因這個,才從五房選人。”

    要是其他房頭的小娘子,父兄上進心強的,攀附上馬寨主,說不得下一步就要壓過嫡支了。

    ……

    馬元帥府。

    馬駒子病懨懨的,躺在床上。

    霍虎跟在大夫身邊,見她這個模樣,有些手足無措。

    馬駒子望向門口:“爹還沒來么?”

    馬元帥府與馬總管府兩院相鄰,中間開了小門互通。

    平日里霍虎不在,馬駒子都是往那邊吃飯。

    如今病了,自然盼著馬寨主過來。

    霍虎老實道:“泰州使者到了,爹在太尉府。”

    馬駒子抬起頭:“來的是誰?帶了什么節禮?”

    霍虎搖頭道:“不知道,我沒打聽……”

    馬駒子瞪著丈夫,簡直不知說什么好。

    。

    
微信關注:xxxxxx掃描二維碼關注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可以使用鍵盤快捷翻頁,上一張(←),下一章(→)

相關推薦:登基吧,少年無彈窗廣告,登基吧,少年txt下載,登基吧,少年

每期精准一尾中特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