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七章 誰的孩子(求訂閱!)

作者:張三豎 | 發布時間:2019-06-22 20:13 |字數:4985

    “恭喜?恭喜誰?”

    聽了這話,楊澤新的眉毛微不自查的上挑了一下,表情并不是多好。

    吳姨一聽這話,感覺似乎有些不太對勁,但是到底哪里不對勁,她又說不出來。

    因此只能接著說道:“當然是恭喜楊公子了!”

    這里就我們兩個人,不恭喜你難不成還恭喜鬼啊?哽噺繓赽奇奇小説蛧|w~w~w.

    當然了,這話吳姨也就只敢想想,斷然是不敢說出來的!

    “恭喜我?何喜之有啊?”

    楊澤新的眼睛已經徹底瞇了起來,作為一個在察言觀色方面還有些功底的人來說,她第一時間就讀出了楊澤新臉上的怒意!

    貌似,有什么地方不太對勁呀!

    但還是小聲的說道:“楊公子小……孩子出生,自然是大喜的事情……”

    吳姨本來是想說楊澤新的小女出生的,但是看到楊澤新的表情,她突然覺得,是不是因為楊澤新想要個男孩,而最終林梓墨只生了個女孩,所以楊澤新才不開心的?

    很有可能啊,畢竟大家族都是重男輕女的,一個女孩的地位跟男孩自然不能同日而語,而楊澤新若是多了一個兒子,在楊家的位置會更加牢靠!

    因此,吳姨趕緊改口,把“小女”換成了“孩子”,怕惹的楊澤新不滿意,再出什么幺蛾子就不好了!

    “誰告訴你那孩子是我的?”

    楊澤新直接吼了出來!

    這下,吳姨是徹底懵了!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孩子不是楊澤新的?

    那他這忙前忙后,還把自己請來接生到底是為了哪般啊?

    一個難不成,這林梓墨雖是楊澤新的女人,可是卻跟人通好,然后這個孩子也是別人…………

    別說,吳姨這么一想,還真覺得有些可能,要是林梓墨的孩子真的是楊澤新的,楊澤新就算不能明媒正娶的把她娶回家做正室夫人,做個側室總是可以的吧?

    看來,這中間有故事啊!

    只是,這是你們的家事,能不能別為難我這個打醬油的啊?

    吳姨十分無奈,但還是低頭小聲說道:“老身……看楊公子找我來,所以以為……林小姐跟楊公子……楊公子,是老身想錯了,都怪老身!”

    吳姨表現的足夠卑微,因為她知道自己一介白身,若是真惹的楊澤新這種權貴生氣了,后果簡直不敢相信!

    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吳姨認慫了。

    楊澤新冷哼一聲,也沒打算跟她一般見識,然后冷冷道:“記住了,從這門出去,今天在這里發生的事情,別再對任何人說了!

    若是讓我知道你在外面嚼舌根的話,你應該能猜到后果!”

    “是是是,楊公子!你就算借老身一百個膽子,老身也不敢亂說啊!”

    “算你識相!”

    楊澤新說完,從身上掏出一袋銀子來,直接扔到了地上。

    而吳姨頓時兩眼放光,并不覺得難為情,直接從地上撿了起來,然后對楊澤新一陣點頭哈腰,說著感謝,然后跑走了。

    待吳姨離開,楊澤新一個人站在院子里,眼睛瞇著看向廂房的位置,剛才臉上的怒意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卻是一抹冷笑。

    “呵呵,女兒?女兒好啊!”

    “張十二,你放心吧,相識一場,我自然要照顧照顧你!不過現在你不在了,我只能幫你照顧你的女人和女兒了!”

    “呵呵,先照顧你的女人!等你女兒長大了,我再照顧她!”

    說著,楊澤新的臉上流露出無比猥瑣Y蕩的笑容來…………

    ……………………

    自從襄王在楊澤新面前被人殺害之后,楊澤新就被唐帝懲罰,并且讓他“永生不得入仕”,自此之后,楊澤新算是徹底廢了,每天郁郁寡歡,過的生不如死。

    好在唐帝沒多久就死了,而他最恨的人張十二也死了,縱使不能做官,但是他心里還是暢快不已!

    唯一有些遺憾的是,她不能親眼看到張十二死,不能親眼看到他受折磨的模樣!

    張十二讓他受盡了屈辱,這是楊澤新一輩子都忘不掉的。

    有一天,宮里有人來找他。

    那是他好多天之后,再一次進宮,見了唐帝。

    而此時的唐帝并非原來的唐帝,而成了現在的唐儀志。

    唐儀志告訴他,荊州最近來了一個女人,那個女人是張十二的人,讓楊澤新好生看著她,直到她生產完畢!

    楊澤新聽到張十二的女人竟然來了荊州,頓時喜出望外,張十二折磨不到了,折磨她的女人總是可以的吧?

    不過唐儀志貌似看出了他的想法,冷冷的告訴他,不能動那女人一根汗毛,若是不聽的話,定會要他好看!

    楊澤新覺得自己已經夠好看了,不需要再好看了——所以,他打著張十二好朋友的旗號去照顧林梓墨,卻不敢多說、多做什么,只是定期送點銀子了事!

    昨天晚上,唐儀志又派人偷偷來宣他進宮,進宮之后唐儀志就問了許多關于林梓墨近況的事情,并且告訴了他,等林梓墨把孩子生下來,要不了多久,若是他喜歡的話,就會把人送給他!

    這讓楊澤新喜出望外,高興異常。

    呵呵,好日子不會遠了啊!

    不過孩子出生了,他得趕緊進宮一趟,把林梓墨生了個女孩子的事情告訴唐儀志,畢竟昨天晚上唐儀志專門問過此事!

    “少爺!”

    就在他準備轉身離開的時候,突然聽到府上的一個下人的聲音。

    楊澤新皺了皺眉頭,然后問道:“你怎么來了?”

    那下人馬上回道:“回小少爺,老爺讓我來喊小少爺速速回府!”

    “速速回府?”

    楊澤新念叨了幾句,又問道:“府上出什么事了嗎?”

    于是,那下人就把白漸甫到楊家說成親的事情跟楊澤新說了一遍,聽他說完,楊澤新的眉頭皺的更厲害了!

    該死!

    楊澤新的拳頭緊緊握了起來!

    若是他不認識白輕巧,只是聽到這個名字,或許還不會那么抗拒這門親事,因為單聽這個名字,他覺得白輕巧長的模樣應該還不差,起碼跟這個名字一樣,又輕又巧。

    不然誰會隨便叫“輕松”這個名字呢?

    可是在現實中認識白輕巧的他,就不那么想了!

    白輕巧一點也不輕巧,她身材魁梧,健壯異常——若是這些形容詞來形容一個男人,那是極好不過的,可是現在來形容一個女子,那可想而知了!

    簡直恐怖的嚇人啊!

    如果在荊州列一個最為彪悍的女子排行榜的話,白輕巧肯定是當之無愧的第一!

    這女人,簡直比男人還要男人,關于她的光輝事跡那可是數不勝數,今天打個男人,明天打個男人,堪稱打男人專業戶,這樣的女人,還是饒了他吧!

    楊澤新還想著多活幾年呢!

    不行,得回去跟爺爺說一聲,這個親說什么也不能成!

    這么想著,楊澤新也不急著進宮去告訴唐儀志林梓墨生了個女兒的事了,反而是要先回家才行,畢竟跟他的終身大事比起來,其他的簡直不值一提!

    ………………

    沒用多久,楊澤新就回了丞相府,楊豐依舊還在前廳等著,而且臉色相當之難看!

    楊澤新暗道事情不妙,心想楊豐肯定是知道他去林梓墨那里了,所以才會不高興的!

    因為說起來的話,楊豐只知道林梓墨這個女人可是張十二的女人,他以為楊澤新沒事就往那里跑,是因為他準備報復張十二的緣故,所以才會不高興的。

    想到這,楊澤新也十分委屈,因為他做的這一切都是唐儀志授意的呀!不然他哪里會知道有林梓墨這么個人?

    看來,需要跟爺爺解釋一下了!

    “聽說你又去那女子那里了?”

    楊豐冰冷的聲音首先傳了過來。

    “是的,爺爺。”

    楊澤新也如實回答道。

    “你——”

    楊豐沒想到楊澤新會如此大膽,他本來以為楊澤新知道事情敗露之后,怎么也會狡辯一番來著,可是他現在竟如此篤定的回答,難道是真對那女子有意思嗎?

    這怎么行?

    就算那女子不是張十二的人,單說她未婚先孕,這點就不符合他對孫媳婦的地位!

    更況且,在這個節骨眼上,若是楊澤新跟個陌生女人扯上關系,白漸甫會怎么想?

    于是怒道:“你個逆子!膽敢跟個不知廉恥之人私通!你對的起楊家的列祖列宗嗎?跪下!”

    說完,楊豐氣的抓起桌上的茶杯就摔在了地上,碎片都落在了楊豐的腳上。

    楊澤新被嚇了一跳,心想自己夠冤的,也不顧其他,直接解釋道:“爺爺,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于是乎,楊澤新就把唐儀志找他的事情講了出來,聽完這個,楊豐都愣了:中間竟然還有這等事?楊澤新不過是幫唐儀志在照顧林梓墨而已?

    唐儀志身為大唐皇帝,這是想要做什么?

    不過唐儀志到底做什么也不干他們的事,現在知道這一切不是楊澤新想做的,那就成了!

    于是臉色緩和了許多,看著楊澤新說道:“既然是為陛下做的事情,那爺爺就不說你了!不過你要記得,這事只能跟爺爺一個人說起,其他人再不能多說!否則讓陛下知道了,定會有殺身之禍!”

    楊澤新點了點頭,心想若不是你發那么大的脾氣,我連你都不會告訴,更何況其他人了?

    這個時候,楊豐才想起正事來,說道:“今天在早朝上商議了,陛下同意你重新入仕了!”

    “真的嗎?太好了!”

    楊澤新的喜悅之情溢于言表,滿臉的興奮。

    其實,這件事對他來說有些意外,但又完全是意料之中!

    下了讓他“永生不得入仕”懲罰的乃先帝,而當初之所以這么懲罰他,還是因為襄王的被殺的事情,可是現在先帝不在了,而襄王到底是被誰殺的,楊澤新又是替誰背的黑鍋,唐儀志肯定非常清楚!

    所以楊澤新相信,無論如何,唐儀志也會讓他重新入仕的,只是沒想到時間會這么快而已!

    但是讓他興奮的不止是這一條消息,只聽楊豐又繼續說道:“今天在早朝上商議,這段時間由白太傅帶著你好好學習一下朝堂上的各項規矩,待學習完了,你正式入仕,官拜丞相!”

    “好——什么?丞相?”

    楊澤新本來在一個勁的點頭,但是當他聽到楊豐的最后一句“官拜丞相”的時候,整個人都是蒙圈的!

    丞相?怎么可能是丞相?

    讓他如此震驚的,除了丞相這個官職實在太大了之外,更主要的是,他爺爺楊豐就是當今大唐的丞相啊!

    他做丞相是什么鬼?難不成要把自己爺爺頂下去?

    楊豐笑著點了點頭道:“確實是丞相!”

    “爺爺……這……怎么可能?那爺爺你呢?”

    楊澤新還是很難相信。

    “今天由白太傅牽頭,所以才提起這一點來。白太傅跟老夫的年紀都不小了,位置讓給你們年輕人最合適不過!而且一旦你做了丞相,到時候白太傅辭官,太傅之職就再也不復存在!

    整個大唐,文官當中,無人能出你左右!”

    說完這話,楊豐臉上的得意之情再也遮掩不住,直接笑了起來!

    他甚至都在盼望著那一天的到來,若是楊澤新上位,那就將是比他還要輝煌的存在!到時候,就是楊家再次復興之日呀!

    楊澤新臉上的表情也風云變幻,他不傻,當然能聽的出來,這對自己來說可謂是天大的好事!他這次不僅能夠重新入仕,更是一步登天,成了權傾朝野的一國丞相!

    可是,楊澤新從這中間聞到了交易的味道!

    白漸甫平日里跟楊豐的關系不錯,可那也多半是因為互相利用而已!

    若是彼此沒有利益可言,如此現實的他們,哪里稱的上朋友?

    而這次白漸甫這么不遺余力的幫楊家,幫自己,那到底是為了什么?

    突然,一個高大、臃腫且恐怖的身影出現在楊澤新腦海里,讓他不禁打了個冷顫!

    (昨天看到起點官方封了一本書,全平臺警告,果然嚇人,以后得多寫正能量的……)

    
微信關注:xxxxxx掃描二維碼關注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可以使用鍵盤快捷翻頁,上一張(←),下一章(→)

相關推薦:極品小贅婿無彈窗廣告,極品小贅婿txt下載,極品小贅婿

每期精准一尾中特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