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7章

作者:陳證道 | 發布時間:2019-06-22 18:34 |字數:2938

    張寅就是李福達啊!

    如果說后悔是一條毒蛇,此刻這條毒蛇正在狠狠地噬咬著嘉靖的心靈,悔不該,悔不該啊!!

    當初張寅明明已經被徐卿抓捕了,自己卻偏偏不信任他,不僅冤枉他假公濟私陷害忠良,還把張寅這賊人給釋放了,甚至還還極為愚蠢地升了張寅為大同總兵,這才招至今日這彌天大禍,徐卿并沒有背叛朕,都是朕的錯,都是朕的錯啊!!!

    想起徐晉離京前還提醒自己張寅并不可信,而自己卻怫然離開了徐府,朱厚便恨不得狠狠地扇自己兩記大嘴巴,心中后悔與內疚相交織,久久不不能平復。

    可惜這世上并沒有后悔藥,現在俺答的十萬鐵騎已經兵臨城下了。

    大明的百姓遭到韃子的屠戮!

    大明的尊嚴遭受韃子的踐踏!

    大明的生死存亡僅乎于一線!

    一旦城破,自己將成為亡國之君,成為大明最恥辱的皇帝,還有何顏面去見朱家的烈祖烈宗?一念及此,嘉靖帝便悲憤難當,雙眼都泛紅了,他緊握著雙拳,十指的指甲把手掌都刺破了。

    殿內一眾文武大臣神色各異,議論紛紛,特別是之前上書請斬靖海侯徐晉的官員,心里都在暗暗打鼓。譬如刑科給事中周玉繩,估計腸子都要悔青了,他當初甘當張璁的馬前卒,拼命彈劾徐晉,結果徐晉不僅沒被砍頭,此刻還證實了大家在張寅這件事上冤枉了他,倘若大明渡過這一劫,此子估計很快就會被皇上重新重用了,一旦徐晉東山再起,他周玉繩自然沒有好果子吃。

    不過,此刻殿內最慌亂的并不是周玉繩,而是武定侯郭勛。只見郭勛臉色蒼白,心里怕得要死,畢竟張寅的指揮使一職,正是他幫忙搞到手的,這種事一查便知。如今證實張寅就是白蓮反賊李福達,那他郭勛自然脫不開關系,一個勾結白蓮反賊的罪名是沒得跑了。

    郭勛后悔極了,后悔自己當初太貪,竟然鬼迷心竅拿了張寅的好處,幫他活動了一個指揮使之職,一旦此事被查出,勾結白蓮反賊的罪名坐實,那他便必死無疑,甚至會落得個抄家滅族的下場。

    郭勛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自己在嘉靖帝心中的地位遠不及徐晉,徐晉私通白蓮妖女最后可以免死,但他肯定沒有這種待遇,更何況張寅打開殺胡口放行韃子南下,并且趁機豎旗造反,犯下如此彌天重罪,估計跟他沾上邊的都得死了!

    張璁此刻亦是臉色陰沉,心中后怕不已,想當初張寅被徐晉抓捕時,武定侯郭勛還專門找過自己幫忙說情,并且信誓旦旦地保證張寅沒有問題,結果現在證實張寅竟是白蓮反賊李福達,幸好,當時自己并沒有在皇上面前替張寅說情,要不就被坑慘了。

    不過,張璁和武定侯郭勛關系密切,一旦郭勛出事,他張璁也難以干干凈凈地全身而退,所以張璁此時既擔憂又惱恨,惱恨自己被郭勛這種豬隊友給坑了。

    這時,只見翰林侍講學士夏言出列大聲道:“皇上,如今已經證實張寅就是白蓮反賊李福達,可見徐子謙當初并未假公濟私,陷害忠良,而是大家冤枉了他。倘若張寅當初被徐子謙抓捕證法,何來今日之大禍,臣以為應該嚴肅追責,還徐子謙一個公道!”

    此言一出,在場大臣過半都微微變色,絕大部份都是張璁一黨,要知道當時他們為了置徐晉于死地,紛紛上奏本,大書特書徐晉的罪狀,其中一條就是徐晉陷害忠良,這也是嘉靖帝最不能容忍的一條。

    這時嘉靖帝終于從自責中回地神來,醒起當初正是陸炳說調查過張寅沒問題,自己才選擇相信的,不僅把張寅給放了,最后還任命他為大同總兵。

    朱厚臉色一陣紅一陣白,厲聲喝道:“來人,把陸炳那混賬東西叫來見朕!”

    于是乎,一名小太監便急急離開了文華殿,跑去傳召陸炳,后者雖然是錦衣北鎮撫司鎮撫使,但還沒資格進文華殿參加朝議。

    這時夏言又道:“皇上,臣以為應該立即派人召還徐子謙!”

    “臣附議,徐子謙身經百戰,人稱徐常勝,值此國難當頭之際,理應召其回京領兵退敵!”戶部尚書秦金出列道。

    “臣亦附議!”

    “臣亦附議!”

    護禮派的官員紛紛跳出來主張調徐晉回京,現在張璁勢大,楊閣老又垂垂老矣,加上受到安化王一案的牽累,已經難以制衡張璁一黨,所以護禮派都希望徐晉能回到朝堂上制衡張璁一黨。

    “皇上,雖然大家在張寅這件事上冤枉了徐晉,但是徐晉私通白蓮妖女卻是事實,王直造反也是事實,而且那白蓮妖女薛冰馨更是反王之女,罪證確鑿,此時若起用徐晉大不妥!”桂萼立即跳出來反對道。

    “臣亦亦以為不宜起用徐晉!”

    “徐晉雖然打過不少勝仗,但對上韃子未必能取勝,若論對陣韃子的經驗,徐晉那及得楊閣老,有楊閣老坐鎮京中足以,何必召還徐晉這個罪臣?”

    新貴派們紛紛跳出來反對召還徐晉,好不容易才把徐晉板倒,他們怎么可能眼睜睜地看著徐晉被起用呢。

    正當一眾文武大臣吵得不可開交時,一名大內侍衛快步進了文華殿,眾人以為是西直門的戰報又送來了,都停止了爭論,畢竟眼下西直門的戰斗關乎全城的安危。

    然而,那名大內侍衛快步來到御案前單膝跪倒,雙手將一封信函高舉過頭大聲道:“報,這是通州派信使送來的信函,請皇上過目。”

    嘉靖心中隱隱生出一絲期待,連忙道:“快呈上來!”

    司禮監太監畢云連忙從侍衛手中取過信函呈到御座上,嘉靖帝接過打開,取出里面的信箋,當他看到上面那一手熟悉的楷體時,騰的一下便站了起來,繼而狂喜失聲:“是徐卿,是徐卿寫給朕的信,他在通州,他如今人在通州!”

    殿內一眾大臣不禁面面相覷,張璁等人的面色明顯難看了幾分,而武定侯郭勛更是神不守舍。

    “好!”朱厚看完信函的內容,頓時喜上眉梢,竟然興奮得一拳砸在御案上,哈哈大笑道:“徐卿昨日黎明時分率神機營奇襲圍困通州城的五千韃子騎兵,一擊而潰,并且陣斬韃子大將哈丹巴特爾。”

    此言一出,頓時全場震驚!!

    “楊先生,費先生,這是徐晉的書信,你們也看看!”朱厚喜上眉梢,把那封信傳給了楊一清。

    楊一清看完后亦是大喜,捋著花白的胡子由衷贊嘆道:“徐子謙不愧徐常勝之名,健齋,你收的好門生啊,著人讓老夫羨慕。”

    費宏接過楊一清遞來的書信掃了一眼,亦不禁面露笑意,這書信上的字跡他再熟悉不過了,毫無疑惑是徐晉手書。

    朱厚眉飛色舞地道:“難怪俺答昨日突然調兵往通州,原來是被徐卿擊敗了,不過徐卿在信上說,如今通州的兵力不足,而他手中又無兵可用,故向朕請兵,可惜如今京城中亦兵力不足,朕為難啊!”

    楊一清捋須微笑道:“徐子謙不是向皇上請兵,而是向皇上討要兵權啊!”

    正所謂一語驚醒楚中人,嘉靖拍了一下額頭,自己倒是一時高興得糊涂了,徐晉如今被削了爵位,官職也不過是小小的八品監正,如何調動得了地方部隊,要不是神機營是他的嫡系,估計他連神機營也調動不了。

    于是朱厚毫不猶豫地道:“傳朕旨意,茲任命徐晉為直隸總督,兼拜平虜大將軍,節制諸路勤王兵馬,命尚寶司立即鑄造直隸總督關防和平虜大將軍印信,不得有誤!”

    
微信關注:xxxxxx掃描二維碼關注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可以使用鍵盤快捷翻頁,上一張(←),下一章(→)

相關推薦:明王首輔無彈窗廣告,明王首輔txt下載,明王首輔

每期精准一尾中特2019